易购摄 影网 >> 摄影师介绍 >>淡泊明志摄影魂
 
 
淡泊明志摄影魂
来源: 辽宁摄影杂志 作者:李见心 上传时间:2014-09-30

 

 

在锦州,提起摄影,就会想到徐明志这个名字,就像提起徐明志,也会离不开摄影。徐明志和摄影好像是同一个词,已经融为了一体。他的名字是摄影界的名片也是锦州文艺界的一张地标式名片。

       徐明志从事摄影30多年来,发表摄影作品2000余幅,其作品曾在90多个国家巡回展出,多次参加省、全国以及国际影展,获得了广泛好评。2008,他的摄影作品《大自然的杰作》《跳迎朝阳》荣获辽宁省摄影大展金奖。在国际上,作品《睡着了》荣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第十六届动物与人摄影大赛银奖,此外,还有多篇理论文章在《辽宁摄影论文集》等书刊发表。19984月被中国摄影家协会评为德艺双馨优秀会员。

        他高高大大,拍摄题材也像胸怀一样广阔,纵横捭阖。风光、纪实、人像、艺术等都有经典佳作,他最喜欢的是纪实和艺术摄影。他知道摄影的魅力就是真实与幻境的错觉,梦想与现实的距离,快门按动的瞬间完成一种慢,慢到永恒。他的镜头不撒谎,他的镜头有灵性——让美定格,让时间停留,让“刺点”刺激着我们的视觉,炸响我们的灵魂。

摄影是内心的印证。一个人只有心中有什么,才会看见什么,拍到什么。正像他的摄影理念:心到手到,境由心生,心灵投影,捕捉永恒。

《大自然的杰作》获得辽宁省十三届影展金奖,又在国际摄影展中荣获艺术类银奖。此作真是上帝之眼的杰作,让人叹为观止。大自然作为存在伟大,但发现比存在更伟大。风景如果没被镜头捕捉仅仅是风景,而一旦被定格就变成了风光,人的思想让风景有了灵魂,成为无限的风光。虽说摄影是奇遇,但奇遇也是给有准备的人,一是人格的修养储备,二是文化和思想的储备。大自然的杰作其实是奖励给他自己人格的杰作,思想的杰作,精神的杰作。

《睡着了》荣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第十六届动物与人摄影大赛银奖。小孩儿睡着了,可我们的审美却被惊醒了。我们惊异于他的才华,选材的角度。其实你想成为什么人,在于你的能力,更在于你的选择。摄影是选择的艺术。因为是联合国官方组织的以促进人类和平、保护生态环境而举办的影赛,围绕当年“动物与人”这个主题,他知道越是民族的才越是世界的,他选择了中国民族特性极强的麻花炕单、趟绒被落、花笸箩、小老虎玩具以烘托小孩、小猫安详入睡的一个小场景,表现中国人安居乐业的生活现状。

跨渡纵目,道路以目,从热忱到伟大的道路必定要有牺牲。回首三十年摄影路,他从拿起相机那天起,就没有放下,相机成了他的身体和灵魂的一部分,成为他的生活态度和思维方式,成为他向世界的发言。

当我们把焦点对准他,怎能忘记忆中的一组镜头——80年他的第一张作品《巨吊起臂》竟是在自家厕所改成的暗室里洗出来的。90年深冬,他曾冒着零下四十度的严寒脚踏没膝的厚雪,面对大兴安岭银装素裹的巍巍群峰,一次一次按动了快门,随身带的三台相机有两台因严寒已不能工作了,可他却迎着风雪奋力向顶峰走去。他曾一连坐了15天的汽车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到吐鲁番、塔克拉玛干沙漠,交河故城,昆仑山麓。他曾大年初一,不顾与家人团聚,直奔陕北,在黄土高原上拍摄了许多感天动地的民俗照片。在家乡,他为寻找一个独特的视角,曾一不小心,掉进了齐腰深的冰冷河水里,却把相机高高举过头顶。他曾为宣传锦州,在拍摄风光挂历的路上,汽车撞在路边的树上,他被撞伤了腰却不顾疼痛继续赶拍照片。他曾在翱翔蓝天的飞机座舱里,不顾晕机呕吐,记录下了锦州城美丽的全景。他曾在直插高空的微波塔上,战胜了晕高恐惧,拍摄了锦州发电厂的雄姿。

做为锦州摄影家协会主席,锦州摄影界的灵魂人物,徐明志不仅对艺术执著追求,开拓进取。在组织工作中也是领头雁,为满足广大摄影爱好者对摄影的需求,他及时成立了三个基层协会——青年摄影家协会,中年影艺研究会,老年摄影家协会。三个基层组织是AA制,共荣互补,使协会工作开创了新局面,搞得如火如荼,有声有色。

有爱的人是带给别人的爱,富有的人是使别人也富有。多年来他言传身教,无私的付出,无保留的指点,为锦州培养了大批摄影人才,使辽宁省十三届、十四届、十五届影展中金、银、铜牌都有锦州人的身影。锦州的每一次影展中的每一幅作品都有他的心血。

他做人真诚,做事先锋。生活中为人谦逊低调,淡泊名利,襟怀坦荡。做为锦州摄影界的“老大”,他总是为集体和别人着想,从没有为自己举办过一次影展,出版过一本画册,这大概也是他一贯遵从的摄影精神——用平静的心态完成心灵的诉说。

罗兰·巴特说:“摄影是明理的。”我们说摄影是明志的。面对那么多成绩和荣誉,他却发表了摄影憾言。他说:“我热爱美丽的大自然,但遗憾有更美丽的风光还没存于我的方寸中;我崇尚和谐的艺术美,但遗憾有更多的完美之作还没定格在我的快门中;我关注火热的社会生活,但遗憾还有更多的生活细节没捕捉到我的镜头中。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但对摄影的爱和追求是无限的,我的摄影生涯确有许多遗憾,但我要在遗憾的缝隙中,寻觅出一条宽广之路,让更多的瞬间定格成永恒。”